星期六, 6月 14, 2014

最後一堂課

<數位包容與實踐>最後一堂課,剛從教室走出來,剛剛學生們上台分享的話語還縈繞在心。

"很感謝電子系有這樣的一門課"
"這是一門可以改變學生的課"
"上完課以後,我不再冷漠,原來付出並不難"
"到場域服務要跟公司先請假,本來想退掉,還好沒退,一學期下來感動不已"
"本來以為是營養學分,上了一學期之後才發現這根本是很有營養的學分"
"原來在網路上關心時事是無感的,到場域之後感受完全不一樣"
"看到很多人為社會付出,希望以後我也做得到"

很多同學提到桃園榮總精神科,喜憨兒,慈芳關懷中心的遊戲團體經驗,Kinect體感遊戲帶領是我們課程的一部分,帶領體感遊戲不僅可以服務他人,也增進我們輔具科技專業成長。輔具科技不是為了探索科技、滿足學分、領獎助金、追求學位或爭取計畫與發表論文。正如政治大學社工所王增勇老師所說的,我們認為輔具研發,不僅是科技的探索,更是生命的碰觸,對於參與的每位成員,無論是研究者、師生、社工、身心障礙者,就是一場生命教育的過程。以參與的學生為例,研發科技的學生能從障礙者的生命歷程中看懂「受苦」在人生的意義,並從障礙者的生命韌性中學習生命智慧,進而看見科技研發對人類的意義;從他人的生命,學生有機會可以反觀自身面對生命的態度,進而重新選擇生命的終極關懷。生命教育的內涵在於啟發生命智慧、深化自省自覺與整合知情意行,這樣的學習必須在實踐中發生,在輔具研發的歷程中,透過具體與障礙者一起經歷實驗的階段,學生必須賦予科技研發對人性的尊重與意義。

最後感謝助教 王正杰 羅彥翔 吳國志 ,擔任這門課教學助理超級無敵累, 但是也很充實,對吧!

好上加好,繼續努力

中原大學輔助科技團隊在Kinect體感復建科技的研究,自從2011年發表以後,2012, 2013 連續兩年登上國際身心障礙研究排名第一期刊 Research in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論文引用次數最多的前三名 (至今被引用192次),也是身心障礙科技領域被引用次數的第一名。團隊們,只能好上加好,繼續努力。

寫在畢業典禮前一天

明天就是畢業典禮了,今年被指派在畢業茶會上代表師長致詞,我的大綱在哪裡呢? 還好剛剛在泳池中邊游邊想,出水後趕快記下來。
--
首先要祝你一帆風順,為什麼呢?因為人生註定會很不順,所以要練習接受失敗, 欣賞失敗,練習跟自己說:這次我搞砸了,太棒了! 成功無法複製,你會從失敗中學到更多,學習在失敗中保持雍容。

常看到你們去美生美影印店,據說去哪裡影印報我的名字可以打八折。你們去哪裡做甚麼? 因為需要講義,考古題和標準答案。但人生沒有標準答案,你必須選擇相信自己,做自己 。你應該感謝你的父母,但你的人生並不是為他們而活,你要學會自己做決定,並且為你做的決定負完全責任。

近幾年來,大家看到政府螺絲鬆了,階級掠奪橫行漸成常態,很抱歉,我們給你們的世界有點糟,我們沒把它弄好就交給你們,對不起。但今天你畢業了,你將成為那個我們。

這個世界當然需要改變,但改變要從自己做起,先改變自己,才有機會改變你的家人,然後是你的同事,還有你的社區,單單做到這點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整天想著要改變社會,改變國家,你只會徒增身上的無力感,因為國家是抽象的,社會也是抽象的,社區和家庭才是真實的,摸得到的。

如果每個人能把自己的社區變好,整個社會自然就會變好。讓我們一起來努力,幫助你身邊需要幫助的人,給和你擦身而過的人一個微笑,伸出援手給周遭的身心障礙者。

最後分享一個快樂的秘訣,惟有我們把人生的焦點從自己移到大我,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你的人生才會有真正的快樂。

星期二, 5月 20, 2014

【智活星期二】張耀仁:「我們可以為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帶來些什麼?」

PanSci 專文:

從張老師的組織的社團行動,不管是研發貼近身障學生需求的專利科技,或是暑期、平常日的一些服務學習課程,我們可以發現科技可以是一個連結、著力點,讓大眾透過服務的方式來與社會對話、互動,溫度就在這之中產生。


【智活星期二】張耀仁:「我們可以為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帶來些什麼?」

星期日, 1月 26, 2014

我們如此相信

感謝淑芳,杰榆,麗凰,淑香,永賢,若騏,英欗...多位社工/督導/就服員八年來的陪伴與指導,引領中原師生進入社工場域,開拓生命視野,獲益良多。

在社工的引領下,我們的研究把精障者視為精障經驗的專家,而非僅只於照護服務的接受者,精障者在行動研究者的支持下,也能創造出有用的在地知識,回饋給社區照護服務體系,改進照護機構的品質。對肢障者也是一樣,原先以為下肢障者坐輪椅不需運動,直到有一天一位輪椅族告訴我們,我好想運動,這引發了我們過去三年來研究體感遊戲的動機。遍查研究文獻,找不到有人做過,因此走進場域,研究者與身障使用者攜手一起設計科技介入,想像如何使科技更貼近人的需求,真正為人服務,因此不只如林肯說的政府需要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科技一樣也要"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使用者不分障別都能擁有需要的科技(of the people),使用者不論障度都能參與設計(by the people),每位身障者都能創造獨特的貢獻(for the people)。我們如此相信。

我喜歡這個國家

2008年去過芬蘭大城Tampere發表論文。六年後,今年六月底實驗室研究生又要去芬蘭同一個城市發表論文,台灣到芬蘭沒有直飛的,我在 expedia.com 查到最便宜 1169 美金 (轉機兩次),如果限定轉機一次,最便宜是 1669 (芬蘭航空。香港轉機)。
其實大家以為靠近北極的芬蘭很遠,但航程其實只有12小時(不含香港轉機停留2小時),比去美國西岸還近。另外,如果要省錢的話,可以搭乘土而其航空,即使旺季六月底票價台幣35000元,比去美國便宜一萬以上。中間停留伊斯坦堡,可以感受不同於歐美西式的異國風情。
芬蘭人個個精通英文(還有瑞典文),碰不到一個不會講英文的,芬蘭人含蓄有禮,跟美國人不太一樣。芬蘭大學生跟台灣一樣,教授問有沒有問題,底下大多一片沉靜。兩個芬蘭人寧願講手機,也害羞要面對面講話,據說因此 Nokia發明了全世界第一支GSM手機。
芬蘭是個美麗的國度,千湖之國,自然景色極少被破壞,是保存完好的地上天堂,也是世上社會福利最好的國家之一。我去參觀過位於赫爾辛基的芬蘭總統府,門口只有一個衛兵,當地人的說法是所有政治決策極為透明,芬蘭人想不出有甚麼必要傷害總統。有次聖誕節百貨公司折扣,芬蘭女總統還自己一個人跑去跟大家一起排隊搶購。
我喜歡這個國家!

星期六, 12月 07, 2013

本系榮獲教育部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科技服務類」全國第一名

電子系張耀仁老師指導中原大學通訊學程與電子系陳以邵等16位同學,以「科技尬服務,蹦出心滋味」,榮獲教育部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全國競賽「科技服務類」第一名!以行動落實「青年可以改變世界」的理想!這也是電子系張耀仁老師連續二年帶隊獲得此獎項。

由教育部所主辦的「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全國競賽」,於102年12月1日(日)假新北市政府辦公大樓舉辦頒獎典禮。區域和平志工團榮譽團長總統與教育部長,環保署署長等親自到場頒獎,肯定青年志工朋友的貢獻。 

從2006年開始中原大學科技服務團隊持續不斷的與就業輔導員溝通討論,透過職場見習營以及身心障礙者體驗營,了解精神障礙者目前所面臨到的就業問題以及生活壓力,並致力於科技輔具的開發,希望能夠幫助精神障礙學員重返職場,直到2010年微軟推出了體感科技,讓團隊的目光為之一亮,決定把體感活動帶入各個身心障礙者場域,從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桃園縣身心障礙者職場實習團體與就業適應團體……都有為期一到兩個月個的體感活動課程,直到現在本團隊已有固定的服務對象,目前已經在台北榮民總醫師桃園分院精神科、台北三重職業重建中心服務已將近一年以上的時間。

日前學生團隊與社團法人新竹縣肢體殘障協進會合作,從今年十月起開始進行長期的體感活動課程,未來也考慮服務更多的身心障礙者協會,希望能夠以這個活動來讓身心障礙學員具備良好的身心狀況,以應對未來的職場工作。

星期六, 9月 28, 2013

勇敢做夢吧

其實服務學習,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被服務比較多啦,所以講服務學習的時候內心是很謙卑的,只有感恩,當然更不習慣自己或其他老師用服務學習之名去量度他人。 

實現夢想,需要熱情,就是因為路上會有很多莫名的挫折,需要用不完的熱情,才能到達終點。只要你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外界的聲音聽聽就好,別人的肯定從來不會是真正的動力,不被認同也不足於構成真正的打擊,因為做對了,內心知道,凡事不忘初衷,最是重要。 

喜歡看到你們勇於做自己,看到你們正在做的事,就覺得台灣的生命力好堅強,紛擾亂世中更增一分安定的力量。

星期三, 9月 04, 2013

最好的歷練就在職場

多年來,有些學生畢業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還不能進入職場。 就我的經驗,通常基礎都是沒有問題的,其實最好的歷練就在職場,職場才是練功最好的地方,當然自修也可以,不過你很難知道自修到底夠了沒有。 職場上是講求團隊合作,你不必凡事都要最強,你只要發揮你的長處,為團隊加分就可以了,而且在職場上可以從真實合作跟別人學到很多東西,發掘連你都不自知的天份。 
我是學工程的,1997年進入IBM,2000年進蕃薯藤,可是在蕃薯藤最後幾年卻是做業務主管,因為我在業界前三年跟業務行銷的人學到很多,尤其是IBM的業務操作方式,後來蕃薯藤老闆決定要我轉換跑道,從技術主管跳到帶領業務團隊,如今回想起來,光靠自修的話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我的業務潛力。 所以勇敢走出去吧!

星期二, 9月 03, 2013

2013年美國遊民印象

今年來了美國兩次,第一次是到丹佛參加服務學習年會,我和柏樵遇見一位遊民Chris,他是個不像遊民的遊民,帥氣,乾淨,只差沒抹古龍水。Chris曾是一位廚師,美國2009景氣衰退以後,很多餐廳歇業,間接造成他的失業,這幾年來雖然陸續寄出不少履歷,一直無法找到合適的廚師工作,以至於變成遊民。我們是在丹佛鬧區一家星巴克與他相遇的,我們一夥人在用早餐,Chris在旁對我們的語言很有興趣,很有禮貌的問我們正在使用哪一種語言,這是他這輩子從未聽過的語言,這樣開啟了我們大約一個小時的對話,他為了不被星巴克趕出去,桌上放置一個星巴克紙杯,所以一開始我以為他也是客人,不過我很快就發現他沒有沾到任何一口,原來紙杯裡面是空的。我正想加點麵包和飲料,於是我好奇問他想不想一起用餐,他說我如果可以幫他點一杯黑咖啡和一個bagel就太感激了,我說好啊沒問題,還問他bagel要烤過嗎? 喜歡塗哪一種醬。 除了柏樵,其他同行的老師和學生們都對Chris很有興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無論是當地風土民情,還是他的廚師經歷,以及為何變成遊民,他都侃侃而談,與他對話令我們印象深刻。

 寫到這裡,不能不推薦一部好看的電影 "The Soloist"(心靈獨奏者), 它是由暢銷書改編而成的真人真事,描述一個曾經在朱莉亞音樂學院學習低音大提琴的天才學生如何淪落成為一個在落杉機有經神分裂症的遊民的故事。遊民是個總稱,每位遊民都有他/她的獨特故事,在電影拍攝哪個年代,美國社工學者的調查發現有百分之七十的遊民是精神障礙者,因為行為不見容於社會,甚至也不被家中成員接納,也不願接受機構化照顧,最後淪落街頭。不過到了今天,社會經濟背景又不同了,不少人因為失業變成遊民。

同行的交大美鴻老師帶大家到SAME餐廳用午餐,這是一個社會企業,老闆在ted演講過。SAME不以營利為目的,這家餐廳堅持食物是基本人權。用餐的費用是自由樂捐的,對經濟狀況好的人,來這裡用餐,可以多付一點錢,因為多付的錢可以用在需要的人身上。對經濟狀況不好的人或是街頭遊民,用餐廳工作換取餐飲,不用失去尊嚴。SAME 支持有機,減少農藥,友善了土地。另一方面,支持在地農業,降低食物里程。此外,餐廳裡牆壁貼的話語都相當發人深省
 "A person's wealth is not measured by how much he owns to himself but how much he gives to others. "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Mahatma Gandhi) 

離開丹佛後轉往西雅圖,在這裡看到幾位遊民抽大麻,似乎有點HIGH,晚上在人行道角落搭帳篷,白天一到就把帳棚收起來,一點也不妨礙交通。有一位遊民養了一隻貓,脖子上有藍色圍巾,帥氣無比,很多行人都停下來看貓,還放下零錢提醒主人買貓食。 

沒想到不到半年後又來到美國,這次在Las Vegas 訪問內華達大學一個月,在街頭短暫接觸了幾位遊民,其中一位是單親媽媽,遊民給我的印象是客氣,有禮貌,未曾主動乞討,手中的紙牌通常寫著"Hungary" "Will work for food" 也有一位寫"Beer only"(只接受啤酒),遊民接受捐贈後,最常收到的回答是"God bless you." 

自從有歷史以來,社會總是依照有錢有權的人的想法打造,如果不能見容於這個模式,"人"民很快就會變成"遊"民,要不然可能被關在監獄或精神病房。希望走在主流社會的人,心中能多一點關懷,體認到我們活得好,只是因為我們認同這個遊戲規則罷了,不遵守遊戲規則的人不必然是惡的,也不妨去想想這個規則是否需要反省,並且對無法遵照規則的人多一點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