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7, 2014

主持科技講座有感

這學期主持科技講座,系上兩位新銳老師,不約而同在演講中提到IC發展的歷史,表示對這段歷史其實不熟,是查了網路之後才整理出來現學現賣。兩位老師為了表示對我的尊敬,都說張老師必然對這個歷史很熟,開玩笑,我當然立刻否認,否則不就洩漏了年齡。

記得快30年前還在大學時,買了100多片各種 74LS 晶片和記憶體,準備組一台八位元的微處理機。記得還得把微程式燒入ROM,和兩位同學戰友幾乎五天沒睡泡在系實驗室拿電線接IC的腳位,最後這支純手工打造的微處理機居然乖乖依據我們下載到RAM的程式搬資料,作加減法和大小判斷,再把最後結果顯示在LED上給助教打分數,當過程和結果都完全正確時真是太感動了,可惜當時學生都窮,沒有相機把這台比Pizza還大的"微"處理機給拍下來。當然它不懂C, Fortran 更別說後來的 C++, Java,一個只有0和1的潔淨世界, 現在想起來,這大概是大學時最難忘的五天了。

星期一, 9月 01, 2014

跨領域輔助科技研究

跟一個南部教學醫院合作體感復建科技研究,至今剛好一年了,去年這個時候,應邀到醫院對30幾位醫師與治療師介紹我們過去七年來發展的復健科技,得到迴響,於是不久後展開研究合作。

在合作過程中,有機會感受醫師的處境,一個好的醫師真是辛苦,她希望引進新的治療方法給腦麻兒童個案,但家屬又未必信任一個發展中的科技。特別是參與研究讓有些家屬覺得是白老鼠,很多時候醫師會說不試怎麼知道,但家屬會覺得醫師先確定有效再說。治療是一個互動的過程,家屬應有話語權,不全然服從醫師的專業權威,促使我們的研究更貼近腦麻兒童的需要,除了關注最終的治療效果,也要尋找如何藉由科技提升復健的動機與過程中的趣味性,反省之後覺得這是我們的收獲。

醫師問我都一年了,科技雖有雛型但收案個數少,資料不足沒有論文發表,可能找不到經費支持。而且使用新科技有很多未知,若我們能找出解決之道,會是很有價值的工作,但是也可能努力了半天,也無法突破,可能做了白工。我的回應是只要有腦麻兒童願意做,對身心有所幫助,無論幫助多或少,我們都願意投入。至於能不能有所突破,做出有價值的貢獻,就不是現在能考量的。透過這段合作對話與沉澱,雙方期待有所交集,得以繼續堅定往前走。

我們過去主要是跟特教學校和社工組織合作,特教與社工組織向來是公部門資源投注較少的地方,所以對外界協助都相當珍惜。以特教學校為例,透過老師與家長商量,有意願的家長取得知情同意,老師擬訂個案教學計畫,通常合作計畫就得以展開。與醫院合作研究是我們團隊新的經驗,正在努力學習中。

星期二, 8月 26, 2014

一則學生去面試的小故事

最近我一個研究生到一家公司面試,經過英文考試與程式測驗後,接著經理來面談一個小時,快結束前經理說他會請處長來聊一下,叮嚀她處長是個這樣的人,妳等一下如何表現等等。

通常處長或副總面試新人的用意是來看一下新人順不順眼,能力的部分經理級決定就可以了。高階面試通常不會很久,幾分鐘算是正常。過去我在業界擔任主管的經驗大致就是如此。

不過這位處長喵了一下成績單,看到裡面有幾科怪怪的課名,像是非營利科技服務,數位包容與實踐,場域應用與服務設計,眼睛為之一亮,跟我的學生聊了一個小時,覺得這些課程非常有意思。

工程教育的基礎是邏輯,偏重數理,志在培養高效精準的問題解決者,日後能發揮創意在各種產業領域發揮所長,但真實的情況是,工程師不斷與沒有邏輯的世界撞牆,除了專業更要面對職場文化差異,政治角力,市場景氣,與不斷的工作壓力,這是教室內難以給予工程學生的訓練。

服務學習是中原大學教育的特色,走進場域與人互動讓我們看見真實的世界,服務設計培養我們的同理心和面對世界的自信,人文關懷讓我們看到人的價值,看見彼此和大我。六十年來中原人在職場發光發亮,關鍵在於這樣的人文關懷與同理心,也是最珍貴之處。

星期日, 8月 24, 2014

以人文關懷出發推展工程教育(海外篇)

國外知名大學以人文關懷出發推展工程教育已經行之有年,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 早在1995年成立Engineering Projects in Community Service (EPICS),不同科系的工科大學生組成跨領域團隊進入社區,以工程知識協助社區居民解決場域中的問題,藉此提升專業能力與關懷生命的素養,他們深信只要人們能夠深刻看見彼此,就會更加願意互相幫助。賓州州立大學成立了關懷工程學位學程(Humanitarian Engineering),提供工科學生參與社區關懷生命的機會,從發現社區問題從而解決這些問題作為一種學習工程科學的方法,以培養具備公民意識且願意協助弱勢的未來科技從業者。史丹佛大學則以國際合作形式,師生團隊一同進入南美洲,在科技不發達且上網受限的偏遠地區,以行動科技協助失學小孩學習基本科學知識,在這樣的場域中發展出創新的教育方法與教學科技,造福了無法接受正規教育的幼童。

參考一下美國 Metro State University Denver 的人道關懷工程教育課程,工學院學生可以選修兩門課程 1. 海外服務學習 Humanitarian Engineering Study Abroad Course 2. 本地社區服務學習 Project Experience。另外還有一個學生社團: 人道關懷工程社 Humanitarian Engineering Club,社團活動可以喚起學生對服務學習的興趣,社團裡面也有學生project專題實做。

由於參與社區服務,很多工程學生學習科技專業的動機大為提升,因此 IEEE 成立社區服務方案推動委員會 Community Solutions Initiative (CSI) Education Committee, 鼓勵大學工程學生用專業參與社區服務,例如在偏遠地區建造太陽能發電,或是在弱勢社區利用二手零件製作熱水器,撰寫可以協助盲人使用電腦的軟體,這些服務方案經常是日後回憶大學生涯時最難忘的經驗。

星期六, 8月 23, 2014

Kinect 體感復健研究

我們實驗室這篇論文近期平均每兩天被引用一次,引用總次數已經有219次。 這篇是學術界公認 Kinect 體感復健研究的先驅,很幸運在學術生涯能夠出現一篇研究開創了一個新領域。

A Kinect-based system for physical rehabilitation: A pilot study for young adults with motor disabilities
YJ Chang, SF Chen, JD Huang - Research in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2011 - Elsevier

樂見這樣的電子,社工,復建跨領域合作

九月初迎新生

九月初準備迎接新生導航,學校入口總是會掛上ㄧ個大布幔,寫著"The blessed and the best",的確,這群可愛的學生將得到很多的祝福,學校無異希望他/她們未來與大學共同邁向最好。學生們將會有各系主任介紹系裡近況,教官會教導禮儀與校規,接下來系學會會從學生角度告訴學生如何在大學中"存活"。 

話說回來,進大學的目的是什麼呢? 不妨聽聽柏拉圖他老人家怎麼說,柏拉圖遊歷了麥加拉,埃及,居勒尼,南義大利和西西里等地,考察了政治,法律與宗教,研究了數學,天文,力學,音樂等理論,在西元前387 年返回雅典,在Academus建立學園,全面制定他的哲學體系,傳播學說,期望實現其理想,並培育人才,英文"Academy" (學院,學術)觀念就是這樣由來的。 現今在西方世界中,大學無疑是守護學術精神的最後聖地,大學成為象牙塔,僅管必然遭到來自四方的嘲諷,卻也是使命下的必然。 

進大學的目的可以從幾個角度來說,首先柏拉圖認為獨立思考,體認自己的無知是無比重要的,無知意謂生活在黑暗中,是一種可悲的失敗,不能獨立思考,是靈魂的沉溺。未來無論是各家學說,或是那些似是而非的胡說,即使透過你最親愛的老師傳達出來,都需要獨立思考極為仔細地檢驗與思辨,好離開無知的黑暗,走向光明的智慧。第二,我們可以說,來大學是要"認識你自己",柏拉圖認為學習是一種回憶,只要老師問對問題,學生就會給出好的答案,學生在學習的歷程之所以感到挫敗,其實是老師搞錯問題了,因此學生即使在錯的問題努力得到答案,ㄧ樣是浪費了時間。基於"學習是一種回憶"的理論,學生不是從無知開始被老師教會的,老師只能啟發,因為學生必須自己探求真理,用獨立思考去獲得知識。這陣子我看到學生的進步,而這段時間正是我教最少的時候,我只是告訴他"你要不要試ㄧ試在這個地方...",結果竟遠超越我能教的。第三,來大學是要"認識宇宙的真理",真理使人自由,不需因為那些顛倒的信念心生恐懼。西方的理性(ration),其實來自希臘人的比例(ratio),多少精神用來自己探尋真理,多少時間聽人傳播二手真理,多少時間照顧自己健康,多少時間照顧物質需求,把比例弄對了,生命的價值就穩住了。

星期六, 6月 14, 2014

最後一堂課

<數位包容與實踐>最後一堂課,剛從教室走出來,剛剛學生們上台分享的話語還縈繞在心。

"很感謝電子系有這樣的一門課"
"這是一門可以改變學生的課"
"上完課以後,我不再冷漠,原來付出並不難"
"到場域服務要跟公司先請假,本來想退掉,還好沒退,一學期下來感動不已"
"本來以為是營養學分,上了一學期之後才發現這根本是很有營養的學分"
"原來在網路上關心時事是無感的,到場域之後感受完全不一樣"
"看到很多人為社會付出,希望以後我也做得到"

很多同學提到桃園榮總精神科,喜憨兒,慈芳關懷中心的遊戲團體經驗,Kinect體感遊戲帶領是我們課程的一部分,帶領體感遊戲不僅可以服務他人,也增進我們輔具科技專業成長。輔具科技不是為了探索科技、滿足學分、領獎助金、追求學位或爭取計畫與發表論文。正如政治大學社工所王增勇老師所說的,我們認為輔具研發,不僅是科技的探索,更是生命的碰觸,對於參與的每位成員,無論是研究者、師生、社工、身心障礙者,就是一場生命教育的過程。以參與的學生為例,研發科技的學生能從障礙者的生命歷程中看懂「受苦」在人生的意義,並從障礙者的生命韌性中學習生命智慧,進而看見科技研發對人類的意義;從他人的生命,學生有機會可以反觀自身面對生命的態度,進而重新選擇生命的終極關懷。生命教育的內涵在於啟發生命智慧、深化自省自覺與整合知情意行,這樣的學習必須在實踐中發生,在輔具研發的歷程中,透過具體與障礙者一起經歷實驗的階段,學生必須賦予科技研發對人性的尊重與意義。

最後感謝助教 王正杰 羅彥翔 吳國志 ,擔任這門課教學助理超級無敵累, 但是也很充實,對吧!

好上加好,繼續努力

中原大學輔助科技團隊在Kinect體感復建科技的研究,自從2011年發表以後,2012, 2013 連續兩年登上國際身心障礙研究排名第一期刊 Research in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論文引用次數最多的前三名 (至今被引用192次),也是身心障礙科技領域被引用次數的第一名。團隊們,只能好上加好,繼續努力。

寫在畢業典禮前一天

明天就是畢業典禮了,今年被指派在畢業茶會上代表師長致詞,我的大綱在哪裡呢? 還好剛剛在泳池中邊游邊想,出水後趕快記下來。
--
首先要祝你一帆風順,為什麼呢?因為人生註定會很不順,所以要練習接受失敗, 欣賞失敗,練習跟自己說:這次我搞砸了,太棒了! 成功無法複製,你會從失敗中學到更多,學習在失敗中保持雍容。

常看到你們去美生美影印店,據說去哪裡影印報我的名字可以打八折。你們去哪裡做甚麼? 因為需要講義,考古題和標準答案。但人生沒有標準答案,你必須選擇相信自己,做自己 。你應該感謝你的父母,但你的人生並不是為他們而活,你要學會自己做決定,並且為你做的決定負完全責任。

近幾年來,大家看到政府螺絲鬆了,階級掠奪橫行漸成常態,很抱歉,我們給你們的世界有點糟,我們沒把它弄好就交給你們,對不起。但今天你畢業了,你將成為那個我們。

這個世界當然需要改變,但改變要從自己做起,先改變自己,才有機會改變你的家人,然後是你的同事,還有你的社區,單單做到這點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整天想著要改變社會,改變國家,你只會徒增身上的無力感,因為國家是抽象的,社會也是抽象的,社區和家庭才是真實的,摸得到的。

如果每個人能把自己的社區變好,整個社會自然就會變好。讓我們一起來努力,幫助你身邊需要幫助的人,給和你擦身而過的人一個微笑,伸出援手給周遭的身心障礙者。

最後分享一個快樂的秘訣,惟有我們把人生的焦點從自己移到大我,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你的人生才會有真正的快樂。

星期二, 5月 20, 2014

【智活星期二】張耀仁:「我們可以為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帶來些什麼?」

PanSci 專文:

從張老師的組織的社團行動,不管是研發貼近身障學生需求的專利科技,或是暑期、平常日的一些服務學習課程,我們可以發現科技可以是一個連結、著力點,讓大眾透過服務的方式來與社會對話、互動,溫度就在這之中產生。


【智活星期二】張耀仁:「我們可以為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帶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