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6, 2014

我們如此相信

感謝淑芳,杰榆,麗凰,淑香,永賢,若騏,英欗...多位社工/督導/就服員八年來的陪伴與指導,引領中原師生進入社工場域,開拓生命視野,獲益良多。

在社工的引領下,我們的研究把精障者視為精障經驗的專家,而非僅只於照護服務的接受者,精障者在行動研究者的支持下,也能創造出有用的在地知識,回饋給社區照護服務體系,改進照護機構的品質。對肢障者也是一樣,原先以為下肢障者坐輪椅不需運動,直到有一天一位輪椅族告訴我們,我好想運動,這引發了我們過去三年來研究體感遊戲的動機。遍查研究文獻,找不到有人做過,因此走進場域,研究者與身障使用者攜手一起設計科技介入,想像如何使科技更貼近人的需求,真正為人服務,因此不只如林肯說的政府需要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科技一樣也要"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使用者不分障別都能擁有需要的科技(of the people),使用者不論障度都能參與設計(by the people),每位身障者都能創造獨特的貢獻(for the people)。我們如此相信。

我喜歡這個國家

2008年去過芬蘭大城Tampere發表論文。六年後,今年六月底實驗室研究生又要去芬蘭同一個城市發表論文,台灣到芬蘭沒有直飛的,我在 expedia.com 查到最便宜 1169 美金 (轉機兩次),如果限定轉機一次,最便宜是 1669 (芬蘭航空。香港轉機)。
其實大家以為靠近北極的芬蘭很遠,但航程其實只有12小時(不含香港轉機停留2小時),比去美國西岸還近。另外,如果要省錢的話,可以搭乘土而其航空,即使旺季六月底票價台幣35000元,比去美國便宜一萬以上。中間停留伊斯坦堡,可以感受不同於歐美西式的異國風情。
芬蘭人個個精通英文(還有瑞典文),碰不到一個不會講英文的,芬蘭人含蓄有禮,跟美國人不太一樣。芬蘭大學生跟台灣一樣,教授問有沒有問題,底下大多一片沉靜。兩個芬蘭人寧願講手機,也害羞要面對面講話,據說因此 Nokia發明了全世界第一支GSM手機。
芬蘭是個美麗的國度,千湖之國,自然景色極少被破壞,是保存完好的地上天堂,也是世上社會福利最好的國家之一。我去參觀過位於赫爾辛基的芬蘭總統府,門口只有一個衛兵,當地人的說法是所有政治決策極為透明,芬蘭人想不出有甚麼必要傷害總統。有次聖誕節百貨公司折扣,芬蘭女總統還自己一個人跑去跟大家一起排隊搶購。
我喜歡這個國家!

星期六, 12月 07, 2013

本系榮獲教育部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科技服務類」全國第一名

電子系張耀仁老師指導中原大學通訊學程與電子系陳以邵等16位同學,以「科技尬服務,蹦出心滋味」,榮獲教育部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全國競賽「科技服務類」第一名!以行動落實「青年可以改變世界」的理想!這也是電子系張耀仁老師連續二年帶隊獲得此獎項。

由教育部所主辦的「102年區域和平志工團績優團隊全國競賽」,於102年12月1日(日)假新北市政府辦公大樓舉辦頒獎典禮。區域和平志工團榮譽團長總統與教育部長,環保署署長等親自到場頒獎,肯定青年志工朋友的貢獻。 

從2006年開始中原大學科技服務團隊持續不斷的與就業輔導員溝通討論,透過職場見習營以及身心障礙者體驗營,了解精神障礙者目前所面臨到的就業問題以及生活壓力,並致力於科技輔具的開發,希望能夠幫助精神障礙學員重返職場,直到2010年微軟推出了體感科技,讓團隊的目光為之一亮,決定把體感活動帶入各個身心障礙者場域,從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桃園縣身心障礙者職場實習團體與就業適應團體……都有為期一到兩個月個的體感活動課程,直到現在本團隊已有固定的服務對象,目前已經在台北榮民總醫師桃園分院精神科、台北三重職業重建中心服務已將近一年以上的時間。

日前學生團隊與社團法人新竹縣肢體殘障協進會合作,從今年十月起開始進行長期的體感活動課程,未來也考慮服務更多的身心障礙者協會,希望能夠以這個活動來讓身心障礙學員具備良好的身心狀況,以應對未來的職場工作。

星期六, 9月 28, 2013

勇敢做夢吧

其實服務學習,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被服務比較多啦,所以講服務學習的時候內心是很謙卑的,只有感恩,當然更不習慣自己或其他老師用服務學習之名去量度他人。 

實現夢想,需要熱情,就是因為路上會有很多莫名的挫折,需要用不完的熱情,才能到達終點。只要你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外界的聲音聽聽就好,別人的肯定從來不會是真正的動力,不被認同也不足於構成真正的打擊,因為做對了,內心知道,凡事不忘初衷,最是重要。 

喜歡看到你們勇於做自己,看到你們正在做的事,就覺得台灣的生命力好堅強,紛擾亂世中更增一分安定的力量。

星期三, 9月 04, 2013

最好的歷練就在職場

多年來,有些學生畢業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還不能進入職場。 就我的經驗,通常基礎都是沒有問題的,其實最好的歷練就在職場,職場才是練功最好的地方,當然自修也可以,不過你很難知道自修到底夠了沒有。 職場上是講求團隊合作,你不必凡事都要最強,你只要發揮你的長處,為團隊加分就可以了,而且在職場上可以從真實合作跟別人學到很多東西,發掘連你都不自知的天份。 
我是學工程的,1997年進入IBM,2000年進蕃薯藤,可是在蕃薯藤最後幾年卻是做業務主管,因為我在業界前三年跟業務行銷的人學到很多,尤其是IBM的業務操作方式,後來蕃薯藤老闆決定要我轉換跑道,從技術主管跳到帶領業務團隊,如今回想起來,光靠自修的話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我的業務潛力。 所以勇敢走出去吧!

星期二, 9月 03, 2013

2013年美國遊民印象

今年來了美國兩次,第一次是到丹佛參加服務學習年會,我和柏樵遇見一位遊民Chris,他是個不像遊民的遊民,帥氣,乾淨,只差沒抹古龍水。Chris曾是一位廚師,美國2009景氣衰退以後,很多餐廳歇業,間接造成他的失業,這幾年來雖然陸續寄出不少履歷,一直無法找到合適的廚師工作,以至於變成遊民。我們是在丹佛鬧區一家星巴克與他相遇的,我們一夥人在用早餐,Chris在旁對我們的語言很有興趣,很有禮貌的問我們正在使用哪一種語言,這是他這輩子從未聽過的語言,這樣開啟了我們大約一個小時的對話,他為了不被星巴克趕出去,桌上放置一個星巴克紙杯,所以一開始我以為他也是客人,不過我很快就發現他沒有沾到任何一口,原來紙杯裡面是空的。我正想加點麵包和飲料,於是我好奇問他想不想一起用餐,他說我如果可以幫他點一杯黑咖啡和一個bagel就太感激了,我說好啊沒問題,還問他bagel要烤過嗎? 喜歡塗哪一種醬。 除了柏樵,其他同行的老師和學生們都對Chris很有興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無論是當地風土民情,還是他的廚師經歷,以及為何變成遊民,他都侃侃而談,與他對話令我們印象深刻。

 寫到這裡,不能不推薦一部好看的電影 "The Soloist"(心靈獨奏者), 它是由暢銷書改編而成的真人真事,描述一個曾經在朱莉亞音樂學院學習低音大提琴的天才學生如何淪落成為一個在落杉機有經神分裂症的遊民的故事。遊民是個總稱,每位遊民都有他/她的獨特故事,在電影拍攝哪個年代,美國社工學者的調查發現有百分之七十的遊民是精神障礙者,因為行為不見容於社會,甚至也不被家中成員接納,也不願接受機構化照顧,最後淪落街頭。不過到了今天,社會經濟背景又不同了,不少人因為失業變成遊民。

同行的交大美鴻老師帶大家到SAME餐廳用午餐,這是一個社會企業,老闆在ted演講過。SAME不以營利為目的,這家餐廳堅持食物是基本人權。用餐的費用是自由樂捐的,對經濟狀況好的人,來這裡用餐,可以多付一點錢,因為多付的錢可以用在需要的人身上。對經濟狀況不好的人或是街頭遊民,用餐廳工作換取餐飲,不用失去尊嚴。SAME 支持有機,減少農藥,友善了土地。另一方面,支持在地農業,降低食物里程。此外,餐廳裡牆壁貼的話語都相當發人深省
 "A person's wealth is not measured by how much he owns to himself but how much he gives to others. "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Mahatma Gandhi) 

離開丹佛後轉往西雅圖,在這裡看到幾位遊民抽大麻,似乎有點HIGH,晚上在人行道角落搭帳篷,白天一到就把帳棚收起來,一點也不妨礙交通。有一位遊民養了一隻貓,脖子上有藍色圍巾,帥氣無比,很多行人都停下來看貓,還放下零錢提醒主人買貓食。 

沒想到不到半年後又來到美國,這次在Las Vegas 訪問內華達大學一個月,在街頭短暫接觸了幾位遊民,其中一位是單親媽媽,遊民給我的印象是客氣,有禮貌,未曾主動乞討,手中的紙牌通常寫著"Hungary" "Will work for food" 也有一位寫"Beer only"(只接受啤酒),遊民接受捐贈後,最常收到的回答是"God bless you." 

自從有歷史以來,社會總是依照有錢有權的人的想法打造,如果不能見容於這個模式,"人"民很快就會變成"遊"民,要不然可能被關在監獄或精神病房。希望走在主流社會的人,心中能多一點關懷,體認到我們活得好,只是因為我們認同這個遊戲規則罷了,不遵守遊戲規則的人不必然是惡的,也不妨去想想這個規則是否需要反省,並且對無法遵照規則的人多一點同理。

星期五, 6月 28, 2013

放棄就沒有機會,有努力就有希望

投稿國際期刊,看起來很難。不過最近我讀Communications of ACM 有一篇文章說,依據投稿資料統計,85%的文章最後都會被期刊接受,乍看有點不可思議,哪有這麼簡單,其實可能很有道理。以最近我們被接受的IEEE Trans. Information Tech in Biomedicine 論文 Statistical Anomaly Detection for Individuals with Cognitive Impairments,從四年前(2009)開始投稿,中間慘遭七本期刊reject,每次reject就改善一次,只要reject意見是建設性的,改善後論文品質就會一次比一次進步,到了去年年底,前後已經改了七次,修改後終於把第八版投到IEEE,今年三月還歷經一次史無前例的大修改(major revise),才終於在最近被接受。這篇論文幾次差一點胎死腹中,能夠破殼重生,真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從這裡我學到一件事,放棄就沒有機會,有努力就有希望。

星期日, 6月 09, 2013

圓夢計畫 圓誰的夢


星期三參加林初穗和劉凱老師學生的圓夢計畫成果發表,我和研究生們都很開心,謝謝特教系兩位老師給我們機會看到這麼棒的學生與這麼棒的事情。在這裡我們看到的不是同學如何圓自己的夢,而是同學如何透過小組的力量,一起來圓一個遲緩兒的夢,這是何等偉大的經驗。無論是帶一個孩子去台北追星,或是到郊外放風箏,雖然看起來不像很大的貢獻,但對一個遲緩兒家長來說,家長的辛苦很少能被外人看見,同學們提供了一個讓家長喘息的機會,用行動給予直接的支持,我喜歡這樣直接面對生命,不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