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14, 2008

ACM ASSEST 2008 Keynote

ACM ASSEST 2008 無障礙科技會議今年在加拿大新蘇格蘭省Halifax舉行,Keynote speaker 是 University of Toronto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電腦科學系的Professor Ron Baecker,我們參加這個會議以前,就讀過他四篇論文,所以對他的研究不算陌生。他的講題是Designing Technology to aid Cognition(認知輔助科技的設計方法),果不其然,他的演講基本上是把他最近幾年的研究整理,因為他在無障礙研究的論文我們大致都讀過了, 所以對他演講的內容有點似曾相似。

Ron Baecker做研究不僅講究實驗內容,而且也重視實驗方法,會從結構的角度來思考方法是否有盲點,或是仍有未及之處,可以走出一片新天地。其實他長年以來從事的研究為知識媒體,無障礙研究並不算很長的時間,所以嚴格來說,他也不算這領域的人,但是沒有包袱或許正是他的優勢,他會從很基本的角度去看待方法,例如他研究老人使用的手機,他請學生直接去和老人接觸,定期聚會,家庭拜訪,並且自行設計與老人溝通的方法,儘管這些方法看起來不是高科技,卻博得老人的認可,讓老年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描繪並且參與手機的設計。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態度,大部分科技人會選擇先在實驗室把手機雛形做出來,再拿去給老人族群試用,然後做些修改。如果讓老人一開就參與設計,會非常”沒有效率”,因為老人畢竟不是工程師,使用的語言也與工程師不同,所以一般設計團隊會將老人排除,等到產品設計最後階段再給他們試用就可以了。Ron Baecker 非常堅持 PD (Participatory Design,參與式設計),他的理念是使用者應納入設計團隊,從產品設計第一天就被納入,在設計老人手機時,因為他的學生是個學電腦的碩士生,不懂心理學或社會學,因此與其說是他去教育老人如何參與手機設計,還不如說讓老人來教育他什麼才是老人溝通的需求,這位學生必須想辦法設計溝通的方法,讓老人們可以或說或畫或做,總之可以暢所欲言,我覺得這部份常常是Ron Baecker研究最精彩的部份。

當使用者(例如老人)變成設計者,原先科技背景的專家還原成一個學習的角色,試圖進入另一個不同的世界,這是Ron Baecker 做研究常見的方法。

除了設計老人專用手機,他也思考如何讓老人延緩失憶,前者是利用科技補償老人隨著年齡增長逐漸喪失的認知功能,後者的野心更大,與其等到認知逐漸喪失再來嘗試科技介入方式加以補償,是否可以也可以運用科技的方式釜底抽薪試圖延緩認知喪失的發生期,能延多少算多少,所以他與一些Alzheimer’s Disease (AD) 早期或中期患者為研究對象,以多媒體DVD製作生命的回憶錄。同樣地,老人本身參與是絕對重要的,有家人的參與更好,然後在學生的協助下以科技方式製作出DVD,他並沒有刻意強調DVD製作專業程度,事實上學生背景有電腦科學,心理學等,對DVD製作只有基本水準,從這裡又可以看出PD的精神,重點在於參與投入,勇敢謙虛地邊做邊學,不要以專業為藉口,把自己限在一個門檻之外。

因為在場不少心理學教授,有人想知道當回憶起生命當中痛苦的片段時,會有何反應,甚至會不會有可怕的副作用? 好不容易遺忘的痛苦,重新憶起之後,垂老的身體能夠再次承受嗎? Ron Baecker 不是心理專家,陷入這些專家的”圍攻”,他只能講述他外行人觀點的參與經驗,他說似乎沒有看到什麼負面效應出現。有段影片中,在老人觀看自己的DVD時,女兒也在一旁共同觀看,有時兩人一起大笑,有時兩人一起牽著手大哭,女兒說,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媽媽過去曾有這段遭遇。Ron Baecker強調,這不僅是記憶,不僅是認知,最重要的是真實存在的感覺(Sense of being),如果單從認知角度來看,絕對不是全面的,回到個人,回到家庭,回到人性才是研究中更可貴的。

參與式設計(PD)其精神超越使用者中心 (user-centric),user-centric 只是 design for users,PD不僅以使用者為中心,更強調使用者全程的設計參與,也就是design with users 意涵,因此他提倡 design for and with users 。演講中他提到他為什麼近年”不務正業”,開始研究無障礙科技,他列舉一些理由,最後還開玩笑說,他快要老了,希望他發明的東西他自己用得上,中餐時,他提到他最近一次因為重病住院,其實他這次來Nova Scotia身體覺得非常疲累不堪,在此祝福他,也對他致上ㄧ份敬意。

1 則留言:

安德[儒] 提到...

感覺是場很精彩的keynote.
讓我有興趣想研讀這位教授的著作。